蔷薇后花园 - 言情小说 - 触碰在线阅读 - 39我是姜燃

39我是姜燃

    第二天,在外界。

    姜燃走进教室时,看到坐在教室后排的付景澄时已经不知道笑为何物了。

    她直接无视了付景澄,走到容林身边坐下,容林戳戳姜燃,指了指付景澄。

    “你俩认识?”

    “认识啊,你不认识嘛?你们的皇子诶。”姜燃的语气颇有些气急败坏加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容林缩缩脖子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节课颇有些无聊,姜燃听着听着课,目光就不经意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教室的墙壁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穿黑色衣服的付景澄赶忙转过脑袋。

    时刻关注姜燃的付景澄自然看到了她这一系列别扭的动作,微启嘴唇笑了笑,又用手捂住,拿起笔,坐直了身体,开始听课记笔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课间时,姜燃实在是受不了自己上节课魂游的状态,来到付景澄桌子前。

    “可以出来一下吗?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付景澄漂亮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姜燃,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,姜燃被电到了。在姜燃寥寥二十年的生命历程中,说实话,她真的没见过保养的如此好的男人,完美,脸蛋完美、身材完美。

    两个人来到了教学楼道里一个僻静的地方,姜燃刚准备说话,就有一个学生推开门看到站在楼梯间的两人。

    姜燃下意识往墙那边躲,付景澄就往姜燃身前的地方挪了几步,挡住了身后的姜燃。

    那几秒,姜燃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多完美,为人处事都那么让人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想和我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平平无奇的话,姜燃却觉得连那个“呢”都在勾引自己。

    姜燃不得不收起自己那些恶毒的话,改了一种更加柔和的询问“请问,您来我大学上课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付景澄听到问题后,沉思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了解过,外界的婚姻,是由恋人再发展为姻亲。而大学里的,呃恋人,或者说是,男朋友?都是陪着自己的妻……女朋友一起上课,一起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姜燃听完这些磕磕巴巴的解释,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大男孩有点傻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不是恋人关系,你不用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我们应该会发展为姻亲。我只是愿意按照你习惯的方式发展。”付景澄说这话时冷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姜燃也从短暂的多巴胺分泌的上头中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目的也只是让我同意我们的…婚事?”

    付景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显然这个疑问超出了他准备的考试范围。

    他犹疑地回了一句:“对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加了一句:“不正常吗?你身边的近侍内侍,讨好你,不也是为了让你同意他们在身边侍奉嘛?”

    姜燃像是被触到了逆鳞,“呵,不是!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身边,我并不需要你这样的恋人,哦,或者说伴侣!”

    说罢,推开楼梯间的门口就回到教室上课了。

    这节课极其难熬,姜燃满脑子都是付景澄一脸真挚的反问。

    他的反问一句句都在冲破姜燃内心的防线。从白氏被她亲手灭族就一直埋藏在她心底不敢扪心自问的疑问,就这样被付景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燃数数身边这些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,或忠诚或娇媚,无一不是因为她的家庭才来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因为她是姜燃,只是因为她是姜燃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,凌云带着童泽楷接姜燃回家。

    跟在姜燃身后的凌云接过姜燃的手包,福至心灵,凌云觉得姜燃今天情绪不对。

    往日坐在副驾的凌云今天跟着姜燃上了后座。

    乖乖跪在狭小的缝隙里,西服被皱得紧巴巴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略显疲惫的声音从凌云头顶上方传来。

    凌云仰起脸,看着姜燃,绽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想给主人捏捏脚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给姜燃脱了鞋子,开始按照xue位为姜燃放松起来。

    汽车平稳地开起来,姜燃昏昏欲睡之际,看到眼前这个乖顺的脑袋,抬手抚摸上去。

    凌云是个顺毛,但是发根却有些硬挺,姜燃就信着手划拉。

    突然发狠拽着凌云的头发,逼着凌云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凌云正按着脚,忽然感觉头皮一紧,立马停了手上的活,生怕一个不注意再伤到了姜燃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在乎我的心情?”姜燃手上使着劲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凌云感觉心脏空了一拍。

    他感觉这个问题不太好答。

    姜燃也没催,只是手上的力气卸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姜燃的手就快要离开凌云的头发时,凌云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不知道。属下看到高塔上的主人时,属下的心会一揪一揪地疼,属下想,属下要是能陪在主人身边,至少不用主人自己捧着痰盂。”

    姜燃没想到凌云会开始说那么久远的事。

    “属下看到主人因为白季的事彻夜难眠时,属下也想上去抱抱主人,告诉主人,这事很简单,主人下不去手,属下可以去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看到主人下令屠杀白氏,亲手责罚属下时,属下…很…心疼。”主人。

    车突然猛得打了个弯,随即又正常地行驶了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几个字时,凌云的头已经垂下去了,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芊芊玉手,凌云闭上了眼睛,连呼吸都停滞了。

    他被缓缓托起了脑袋,唇上一阵温热。

    凌云颤巍巍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姜燃,吓得后仰了一下。

    脑袋磕到了椅背上,车又小幅度漂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您不罚属下嘛?”凌云小心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罚啊?为什么要罚?”

    不管是上界的姜燃,还是外界的姜燃,姜燃只有她,也只能是她,所以,付景澄的反问,不成立。